窗帘 ~~~~~~~~~~~~

向下

窗帘 ~~~~~~~~~~~~

帖子 由 horace89 于 周四 六月 25, 2009 10:27 pm

海子带着霓娜走进家门,霓娜惹火的身材在“午夜两点”酒吧里是出了名的,一进屋,霓娜捂了捂鼻子,“搞什么鬼,屋子里腥腥的,是不是你堆了一屋子臭袜子没洗?”霓娜半开玩笑半撒娇的对着海子说,两眼还放着100000000瓦的高压电!

海子大笑,“这都被你发现了,宝贝,快去洗澡,过了时辰就不好了!”霓娜娇嗔的撇了一眼海子:“做爱还要时辰,讨厌……”就径直走进了浴室。十分钟,美人
出浴,霓娜走到卧室门口,看在平躺在双人床上的海子,“洗完了,死鬼!”海子望眼过去霓娜真如玫瑰般的诱惑人,走上前摸着光滑的皮肤,叹道:“真美,可
惜……”

霓娜感觉到海子坚挺的下身:“可惜什么,还不去洗澡!”海子一把抱起霓娜:“等不及了,来吧宝贝!”翻云覆雨过后,霓娜看着卧室的窗帘说:“海子我明天搬
过来,把窗帘换了吧,血红血红的,怪吓人的!好不好?”海子看见床上粉红的玫瑰,惊讶的:“霓娜,你还是处女?”霓娜脸红的埋进海子怀里:“讨厌,你以为
呢,你可要对我负责任,否则……”
海子突然浑身一抖,墙上的钟“当……当……”敲响十二点,海子猛然拉过霓娜起身,“快快,快穿上衣服,走,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霓娜眼里一片茫然,抱着浑身发抖的海子:“海,海,你怎么了?”

忽然,霓娜又闻到初初进屋时的那股腥腥的味道,只是味道更加浓烈,而且似乎越来越浓,霓娜抬头看着卧室,“窗帘,窗帘……窗帘在动”霓娜大声的对着海子
说,海子无助的看着窗帘一点点鼓胀,慢慢的,从窗帘后面走出一个全身红衣的女人,惨白的脸,空洞的黑眼,没有眼球,霓娜张大了嘴几乎不能呼吸!

红衣女人幽幽的看着海子,“又是七月十四了,今年的货色不错呀!”说完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嘻嘻笑了起来!海子颤抖的说:“玲,饶过她吧,明天我再找个别
的女人给你,好不好?"红衣女人笑了:“海,你还是那么多情,当年,我喜欢猫在窗帘后面看着《三毛》等你回家,居然让我亲眼目睹了你和另个女人在我的床上
鬼混,五年了,我死了五年了,我穿着你最喜欢的红裙,躲在窗帘后面自杀,我的血一点点染红了窗帘,可是不够红,不够让你记住我,我需要更多的血,更多你的
女人的血,一年一个,今年怎么了?动心了?对着这个贱货动心了!做人时你对不起我,做鬼了你还要对不起我?宝贝,我等不及了,你吃完了该我了!”
血,满床的血,满窗帘的血,一股血腥味蔓延在卧室…… 海子看着更加鲜红的窗帘,木然的走进厨房,拿起了刀走回卧室,走到窗帘后面,愤然的向手腕割去,血,又是血,红色的窗帘在午夜城市里飘荡……   
avatar
horace89

注册日期 : 09-06-23
年龄 : 29
地点 : Netherlands = RoosenDaal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