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嬰@~~~~~~

向下

血嬰@~~~~~~

帖子 由 horace89 于 周四 六月 25, 2009 10:44 pm

各位喜歡吃肉嗎?豬肉的鮮,牛肉的香,狗肉的滑相信大家一定領教過。

有人會問:不是說鬼故事嗎,怎麼這麼之廢話?不錯,我只是先放松一下大家的大腦,因為以下直至全文結束都會令你大吃一驚!!

人肉誰吃過???哈哈哈──我吃過!不信請看下去!就在幾天前,大概是我剛把《屍油》發出去的那天,我高高興興地去表姐家玩,想著自己第一部小說就有3000多人閱讀(直至10月3日,已閱讀過我小說的有3817人)心里不由得樂滋滋的,恨不得飛到表姐那把這事告訴她!!

我表姐很漂亮,又年輕,才不過二十三,在一家電腦公司工作,她很喜歡美容,也很疼我的喲,我也很喜歡表姐,我們沒有男女之間那種隔離,她常摟著我說:“小乖乖,要是你不是我弟弟,非愛死你不可!”

我到了表姐的家門口,卻聽到里面“咚咚”直響,我便開了門(表姐和我關系非常親密,是以她那連男朋友都不給的鑰匙我卻有!)我輕手輕腳地進去,“咚咚”聲
越來越響,好像從廚房傳來的,我側面一看,表姐正背對著我,拿著刀在剁什麼東西,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一把摟住她:“姐,我來了”

“啊!”她一聲尖叫,回過頭來一看是我,不由得美目一瞪,嗔到:“想嚇死你姐呀!”回頭的那一剎那卻把我嚇了個半死!你們猜怎麼著??

她一手拿刀,臉上手上沾滿了鮮血!!這時我才看清砧板上躺著一具動物的屍體,但由於被表姐剁得血肉模糊,一時也難以辨認。

“姐,今天的晚餐呀?什麼東東呀?” 表姐瞧了瞧四周,小聲道:“噓──,是個小孩子。”

“啊!”這回輪到我大叫一聲,“別嚷呀,這是今天早上我從醫院花500塊買來的‘人胎美容劑’。”

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居然有人花重金買小孩食用!!

“姐,以前你不是常吃‘胞衣’嗎?怎麼今天。。。”

“嗨,那東西沒什麼用,所以才花大價錢買個小孩嘗嘗!”

注:胞衣即嬰兒出生時的那胎膜,據說食用可治病,故古代中醫有“紫河車”的說法,國外不是有“羊胎美容”嘛,所以又說胎兒可以美容。

表姐說完“咚”的一刀剁下嬰兒的右手,那嬰兒剛剛出生沒多久,身子嫩得很,就像沒骨頭一樣,表姐把四肢剁了下來,用一個大盆裝起來,又一刀切去嬰兒的頭顱,找個鉗子敲了一敲,頭蓋骨立刻被敲破,她撥出一塊,“弟弟呀,這好東西就給你吧!”

我哪敢吃??“唔,不不。。。。我。。。”表姐叫我不敢吃也不多說,“吃吃”笑了一下,抓起嬰兒的頭像喝椰子似的喝了起來,一會,她咋巴著嘴拿起刀開
膛!!由於四肢被剁了下來,表姐從生殖器那劃開,一直劃到頸子那,然後雙手用力一掰,“嘶啦”一聲,嬰兒頓時被撕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那腸肝肚肺流
滿一砧板!!

我真佩服她的膽子大,連我看著都有些發抖,她卻不怕。表姐用碗裝好這些內臟,“還可以煲些湯喝。呵呵”邊說邊用力扯下一根腸子,我不太忍心看,但出於好奇又看了一眼,我看到那嬰兒的心臟還在有節奏的跳動!!!

“表姐,他還是活。。。的呀。。”我指著那跳動的心臟道。

“哪。。。哪呀,是你看。。看花啦!”表姐神色慌張地用手掩住心臟,我跟她爭了起來,最後她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我們倆都沒說話,最後還是我突然親了一下表姐“姐,你臉蛋越來越滑啦!哈哈──”

“哼你這小壞蛋,看我不。。。” 我們玩到四點多便開始作飯了,表姐把放到冰箱的嬰兒拿了出來,這可是今天的主菜,打開冰箱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冰箱滿是血水,好像從盆中灑出來的一樣,而且(後來表姐自己說的)她看見那嬰兒突的一下睜開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

“方,快來啊!”(小弟名叫陳“反”那個“反”字呢,是左邊一個“日”旁,右邊一個“方”字,打不出來,所以用了個“方”字)我忙跑過去,冰箱哪來的血水,哪有什麼睜開眼睛的嬰兒??

“姐,你的幻覺啦!”
表姐把盆里放了點味精,豬油等調味品便清蒸起來,我們又去客廳玩耍,“我肚子痛,去廁所”我急急忙忙跑到廁所“呼──”很愜意地舒了口氣,“嚶嚶──”我
好像聽到了一陣哭聲,仔細一聽又沒啦。一會,香噴噴的嬰兒端了上來,我也大著膽子吃了一塊,呵,那味道真是沒說的,鮮香滑嫩,連骨頭都咬得碎。

“啊!”的一聲,表姐把筷子一扔,“怎麼啦?”

“他。。。他張開了眼睛!”哪有?我一睢,不好好的嘛!一掃而光,湯都喝了表姐把剩下的飯菜放到冰箱,剛打開冰箱,一陣“哇哇──”的哭泣聲便傳了出來,淒厲慘痛,令鐵人聞之也流淚,表姐忙關上冰箱。

我們倆面面相噓,過了好一會才想打開冰箱看個究竟,“滋楞──”冰箱被慢慢打開,里面除了一點剩飯菜別無它物,我們這時覺得後面好像還有個呼吸聲,我們不由得相視看了對方一眼,慢慢的回過頭去。。。。

“刷”的一聲我和表姐同時回過頭,啥也沒有,於是很輕松地繼續轉過頭來看冰箱,這時傳來一陣“嗚嗚──”的抽泣哪來的呢,我們找了好一會,姐姐的冰箱是那
種里面很光的像太陽能晶體一樣的,最後,從冰箱看到了我們的臉,更可怕的是在我們的臉中間還夾著一個小腦袋!表姐看著我,我也點了一下頭,我們再一次回
頭,仍然什麼也沒有“剛才你也見到那影子啦?”

“嗯”唉,怎麼回事呀,我們倆坐到沙發上進入苦苦的沉思。只聽表姐不耐煩地道:“都什麼時候了還玩,別摸我屁股!!!”我也覺得大腿上好像有只手在動來動去

“你也一樣,把你的手從我大腿上放開!” 話剛說完那手便放開了,一會又出現在我大腿上,混身是血,慢慢地向門這邊爬過來。。。。

血,順著他爬過的地方流了一地,一會,他居然站站巍巍地立起,朝我們這走來,“啪”的一聲,他右手從肘關節那掉了下來,透過血淋淋的肉可以看到那白森森的骨頭,一會他去臉上撓癢,卻把眼珠子給挖出來,就這麼突出來,末端還連著一些海綿狀的血糊糊的東西。

隨著他越走越近,我們也越來越怕,恐懼占據了整個心里!“嘩──”的又一大聲,那嬰兒的肚子裂開,腸子流了一地,被他拖在地上發出“□□──”的摩擦聲。
嬰兒到了臥室,舉起完整的左手“咚咚”的無力地敲著門,“嚶嚶──”同時又哭了起來,血順著門縫流了進來,“啊!”姐姐一聲大叫,跑到了床上。。。

以前我也碰到過不少臟東西,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麼面對面地。。。我又想到魔嬰不過是跟那人開開玩笑,不會害人致死,於是神差鬼使地開了門“乖啊,回去吧,
去你應該去的地方。”邊說邊蹲下身子給他擦干血漬,沒想到輕輕一撫連他臉上的肉也給抹下一大塊來,那半邊骷髏半邊肉的樣子更讓人毛骨悚然!

我忍痛咬破手指,擠出幾點“童子血”,灑到那嬰兒的身上,又用不定期有流血的手指畫下一道符,“啪”地粘在那嬰兒的臉上,抓起他像扔鐵餅似的扔了出去!

我臨走之前告訴表姐,那東西還會來,但不會致命,“只會奪去你最珍貴的東西!”我說完走了。

直到今天(10月5日)我去表姐家,只見她滿臉抓痕,一頭青絲也所剩無幾,她哭著說那東西昨天(10月4日)回來了,她不能動彈,那東西扯了她大部分頭
發,弄得她满臉傷痕。最後還拿出一塊帶血的手帕,哭著說:“他真的奪去了我最珍貴的東西!嗚嗚──!”
。最後奉勸一句:鬼神之事信者有,不信者無,切莫夸下海口,小心引鬼上身!
avatar
horace89

注册日期 : 09-06-23
年龄 : 29
地点 : Netherlands = RoosenDaal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