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之馆

向下

殡仪之馆

帖子 由 horace89 于 周四 六月 25, 2009 10:43 pm

殡仪之馆


作者:不详 摘自:网上收集 人气: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虽然科学支点与人类杠杆的动力非常大,然而又有许多事或物,让科学支点无立足之地,以至于人类杠杆无法运作,倒至子午虚无的东西成为
现实中存在的事实。誓如鬼说,在人类无以解说时,科学则解释为魂与魄的载体,是灵魂的结晶,令人类神无意而心有鬼;即不相信世间有鬼,而在夜深人静,空洞
虚无的黑色环境中,却又时常感觉到它的存在,使人类对具有超能力的科学不得不持以怀疑心态。
  言归正传,就拿小张亲眼看到的一慕来叙吧!
  小张有位姓沈的朋友,是以开车拉贺为生,为人豪爽,常以拉便客助其顺路归乡为乐,有心人便给几个小钱作为心意,他总是慌里慌张不知不所措的推辞;无心人下车还能说声谢谢什么的,他也会挚诚笑语回礼。
  那是个夜过三更的夏夜,天气炎热,酷暑难熬总使人移情别恋,弃床而奔睡于发炀的星月下。拉一整天贺的小沈,困睡的双眼用牙签撑着都难以止磕,而那突如
其来的手机铃声,使一个职业感很强,责任心非常大的他,不得不改牙签于细小的钢针支撑着疲备的双眼,准备出车于合肥双郭区拉贺。不放心的小张霸王硬上弓,
粘着他非陪他出车不可。嘿!嘿!胜情难却,总算以“真情”感动了他,把他那到嘴边的“不行,不可以”等类同的字眼硬是给逼回去了,让他欲吐无言。
  在排成两条火龙似的路灯散射下,车随着小沈手中的方向盘飞驰,使炎热的连一丝丝微风都不曾有的夏夜,掀起阵阵凉风,掠过车窗。丝丝寒意让狂燥的心趋荡
起层层寒爽无边的涟漪,夏夜中最畅心悦意莫过于此,清爽的心情下,车似乎更快。匆然,前面马路中间有一白色漠糊的东西不停的摆动,随着飞驰渐近的车小张叫
到:“小沈,是人,当心。”
  “我看到了。”
  职业性的小沈,非常过敏的安全意识,好像早以让他不知不觉熟练的换挡、踩离合器、刹车……车停了,那白色的影子不知是何时来到车前。车灯前,路灯下。
  “哇……噻!”小张和小沈几乎同时嘘唏,同时发呆。
  原来是位从未见过,非常非常美丽的女孩:身着白色连衣裙,腰系一米左右长的白色绸带,除了比深秋夜色多深一倍的披肩秀发,从她瘦小丰满的身上,几乎找
不出一丁点儿的斑点污渍,在车飞驰残留的余风带动下,显得是那么的迷人飘然,那张迷人的笑脸,那只在空中不停摇摆纤小的手,带动轻盈的身段,简直是太美
了,那种美……嘿!我以想不出用什么好的字眼来形容,凡正是你们梦中,心目中想像出的那种属于自己拥有的美,也许那高一点、矮一点、胖一点、瘦一点都有可
能折美非她莫属了。
  小沈,小张出神离髂似的一直发呆,未等回神,那白色身影已飘至小沈车门前,说:“师傅!你们上哪啊!能不能送我一程,我会付车费的。”有一丝忧郁的她,脸上不时的掠过丝丝微笑。
  小张推了一下还在发呆的小沈。
  小沈忙拭抹无汗的前额,语无伦次的说:“哦!可以……可以……好吧!”
  小张看此,诧然说:“小沈,你怎么了,还不知她上哪呢,就答应人家。”
  小沈似乎感到自己美色当前过于失态,忙镇了镇压心神,说:“小姐,请问你回哪去,我这车是去双郭拉贺的。”
  那位小姐高兴的拍着手,笑靥生春的说:“呀!太好了,真巧,师傅,我也是回双郭的。这回可有救了,是同路的。”
  那位小姐暨而又忧叹说到:“我在这里拦了好多辆出租车,不知怎得,他们连停一下的想法都好像没有。刚不久拦了辆车,那位女司机给她双倍的钱都不送,真是莫名其妙,她们开车不就是为了挣几个钱嘛!”
  小张随着她的话有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啊!!!”(没吓着你们吧!)
  不看还好,这一看一身冷汗袭上小张。原来靠车左边的是市府专为死人落脚安居所设的“仪殡馆”,难怪那些出租车司机给双倍的钱都不敢送这里的人。
  小张慌乱的拉过正与那位小姐说话的小沈低声道:“小沈,你看这里是‘仪殡馆’,天又这么晚了,是不是有点古怪呀!我看我们还是……”
  小沈抢过小张的话低嚷着:“什么古怪不古怪的,‘仪殡馆’又怎么了,还怕有鬼呀!我就不信这个邪。几年来风里雨里,日里夜里的跑车,什么没见过,没听过,要世上真他妈的有鬼,我便是他妈生的。”
  小沈说完转身陪笑着对车窗外的小姐说:“小姐,既然是同路,我就行个方便,你快上来吧!”
  未等小沈说完,那位小姐已到小张车窗前。正伸头望着窗外遐想的小张,被突然来到窗前的白衣小姐吓的猛把头缩进车内,轻呼一声,暨而回神,才知是那位白衣天使般的漂亮小姐,望着她,不由的又拉开车门,下车。
  “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师傅。”那位小姐微笑着陪不是道。
  “没关系,我还受得了,小姐,你到中间坐,我来把车门好了。”
  白衣小姐略显惭意的笑望了一下小张,回身右手摅过腰间的白色绸带,轻轻提起白色连衣裙,左手扶着车门边的手把,轻抬右脚,用她那独有轻盈的动作低身进
入车室,双手又至臀部抚揽白色连衣裙子和白色绸带至于双膝前,慢慢的坐下,甩过飘落胸前的长发至双肩后,倾斜着脸微笑的看着小张,说:“师傅,你也快上来
吧!”
  一语惊醒离神人,有点失神的小张,具然在她那一缕缕婀娜多姿,轻盈的动作下流露出男子汉的脆弱,望着她微笑的脸,尽有些腼腆。要不是还有上车、关车门的事等着他,我想那对视后的腼腆将永远凝固于炎热的夏夜。
  “小姐,你坐稳了。”小张上车关上门说到。
  “小沈,快开车吧!再不去的话,那边人准会说你的不是。”
  车肆无岂郸的飞转着六轮,疯狂的抛“仪殡馆”于夜蓦。
  “仪殡馆”那里只有一对年老的夫妇看管,平日里除了送葬的,便无人出没于此地。以前总听人说起这里经常发生一些古怪听闻骇人的事:“夜过二更之时常听
到馆内有各种古怪的叫声传出,常看到骇人似灯火飘荡的闪亮火球”,特别是那人们最热门的话题:“一位出租车司机,夜半三更,经过此‘仪殡馆’送一年青人出
城,不到第三天又奇极般的葬身于车祸,死于此‘仪殡馆’大门前。”也许那听到、看到的都有是一种巧合,车祸也有可能纯属偶然,甚至这仅仅只是一种迷信的说
法,可那“疑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古语,不得不让小张与“仪殡馆”产生敌视的岐途。
  “小张,磕睡了吧,叫你不要来,你偏说什么,怕我睡着开车,这回倒好自己却磕睡了。”看着似睡游想的小张,小沈笑说到。
  小张膛开微闭的双眼,路灯下向小沈投去沉默的微笑,突然发觉那位小姐正捂着樱桃般的溥唇,笑声连绵,转而又看了看小张说:“你是他朋友。”
  “是的,很要好。”
  小沈接道:“以前我们是同学,那时我学习不好,好玩,就是他才让我顺利的考入大学,可我命不好,在外混了两年,差点连饭都没的吃,只好回家继承大权
——学开车,抢老爸的饭碗了。不过打那以后,心里也就踏实多了,最起码身边还有个家,不用四处流浪,吃不上饭,饿肚子,哪能像小张,事业有成,不愁吃,不
愁穿,什么都不愁。”
  小沈暨而又道:“噢!对了,小姐,怎么称呼呀!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那位小姐隔着车前玻璃忧望着前方的黑夜,轻叹一声,似乎显得有些伤感,美丽的双眼在路灯的偷袭击下尽布上一层湿润。
  “你们叫我百合好了,就是白合花的‘百合’。”她停了停又道:“前几天我的一位朋友,像你们一样与我即是同学又是很要好的朋友,可不幸的是,为了救一
小孩被车撞成重伤,送到医院时已经太迟了。昨天落葬于刚经过的‘仪殡馆’,今天我是来看她的,谁知天黑的那么快,所以没有赶上公交车,幸好遇到你们,要不
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哇!今晚的月色好美啊!”
  小沈疑色道:“小张,你在说梦话呀!今天可是农历二十八号,哪来的月亮,你是不是在发烧。”
  百合“扑哧”一声破愁而笑,说:“你们俩真有意思。”
  百合说着望着小张似有所悟,嫣然一笑,说:“谢谢你,这位师傅。”
  小张双手一抬一分:“唉!谢我什么,要谢就谢那位开车的师傅吧!”
  小沈扳着生气的样子:“你干嘛每次跟别人说话,总把我当话题,小心我扁你。”
  百合开玩笑的说:“好了,两位师傅可别因为我的话发生口角,小心开车,你的车可不是全自动的哟。”
  小沈搪回话题说:“百合小姐,你是不知,我这位朋友老把我当别人的话题、开心果,有时我真想凑他一顿,可我是文不行,武没用,他可是文,本科毕业,
武,当过一年武术教练,有时为了想扁他,低声下气求他教我散手,可他又留那么一手,叫是我有心而力不从啊!就连那个‘忍’字,也不放过我总在我心口上插上
一刀。”
  百合忍着笑,看了看小沈又望了望在旁发笑的小张,说:“我想你们能从同学升级到要好的朋友,不仅仅是互相帮助这一点,更重要的是你们有刚柔相齐的个性,共同的语言。”
  “百合小姐,我们认识还不到二十分钟,你具然能看出我和小沈刚柔相齐的一面,你很聪明,眼光也很敏锐呀!”
  百合轻摅着秀发,又伤感的望着面前隔着玻璃的黑夜:“要是我那位朋友还在,该有多好呀!那样就能经常和你们一起说笑了”
  百合沉默良久,说:“哎!只可惜造物弄人,明天她就要真正的回到属于她不该去的极乐世界”
  “百合小姐,其实人死并不代表一切都是痛苦的,它就好像我手中的方向盘,驾驭着这辆笨着的贺车,看似很累,很痛苦。但只要这辆车一动,奔向属于自己的
天空,那么你只会感受到手中方向盘转动是轻松活路的,充满着活力,并非你想像中那样呆滞,死板。虽然它前面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路,但只要这辆车不停的奔驰马
路上,它是不会有遗憾的,那怕为这辆车断轴被抛弃,也会觉得欣慰满足,再说极乐世界,她可是苦后的至乐结晶哦!”
  百合掠上一片愁云说:“这位师傅说的很对,人死不能复生,痛苦只是一种不太现实的悲衰,人生在世只要活得有价值,死而无憾,一切又有何足惜。”
  “百合小姐,我姓沈,他姓张,你就喊我们小沈,小张什么的,‘师傅’两个字听起来让人觉得即别扭又过于年老。”
  “哦!对不起,那我就叫你们沈先生,张先生吧!”
  “这种叫法虽然不过于年老,但总算年轻多了。”
  百合甜笑不已:“沈先生,你很风趣。”
  小张发呆的望着小沈,他好像至到今天才发觉自己的沈友劝解人意的魅力具然是那么的让人无法回避,看着他出车前那疲惫用牙签还不能止磕睡的双眼,在路灯
照射下,闪亮有神,充满生机。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女人是男人的一部分,男人的精神支柱莫过于女人”的原因吧!更何况今晚身边是位非常漂亮,从未有过
如此美丽迷人的女孩与自己说话,言语即投合又默契,怎能不叫他“潜力”激发于身呢!
  小张别开小沈的活,笑说:“小沈啊!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比现实中的你年轻多了,不仅如此,还成熟多了呢!”
avatar
horace89

注册日期 : 09-06-23
年龄 : 29
地点 : Netherlands = RoosenDaal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